• 2010-05-06

    絮絮叨叨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uejudy-logs/63130168.html

    郑渊洁在taixing Kindergarten Murder Case后作:“亲爱的爸爸妈妈,我上学去啦。希望这不是永别,我要活着回家。亲爱的老师校长,我来上学啦。您不能让坏人碰我,我要活着回家。亲爱的叔叔阿姨,我在上学啊。您有不满去shangfang,我要活着回家。” 

    突然想起了之前看的英国迷你剧,Britz,和之前写过的评论,似曾相识的场景。记得当时写下感慨半是为了孟买的恐怖事件,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时有人的确抱着对英美帝国主义幸灾乐祸的心态冷眼旁观的。不想指责这样的人,只想借着这样的事情提醒他们,丧钟为谁敲呢?每一次有畸形的事件出现,一个社会都必须反思的。Britz这样一部电影里面包含了英国社会的自我反思,值得一看,特别是B面,为什么属于穆斯林精英的思想激进的妹妹会走上制造恐怖惨案的不归路?当人和人之间关系开始充满了猜忌和不信任的时候,“社会溃败”的趋势正悄然孕育。想到更深重的灾难正在孕育,想到启示录里面那些关于末世的预言,我不禁胆颤,想要发声,却仿佛被割去了舌头。近日斗胆传播一个信息,却被一向视为知己的好友指责背叛自己的国家,因痛心情谊的受损,几乎也丧失了言语的能力。重看Britz的A面,哥哥索海尔在争取军情15处信任的过程当中,无形中在“出卖”着自己的穆斯林同胞,我注意到他的上级在维护政权的同时,也似乎显露出了理亏的意思,为了手段的不合法。诚如圣经所说,没有义人,一个也没有。每一个人把自己当作正义化身的时候,究竟底气在何方呢?但索海尔似乎并无迟疑,镇定自若,一步一步,追寻着他们的脚踪,终于用惊人的推理能力和良好的直觉定位了恐怖分子最终行凶的地点。他哪里来的底气呢?从他的伊斯兰信仰来么?那不就是间接催生恐怖主义的信仰?从爱国主义来么?他的身份很尴尬,他是个移民的后裔,家住在贫困的街区,家人时常受着白人恶霸的欺负。穆斯林的身份常常还受到反恐组织的特别“青睐”。他认同欧美社会的一些普世价值观,穆斯林族裔的身份,也让他有独特的视角,能够认识到英国政府政策的不足,法学的专业养又让他超越自身的境况,试图通过自身的努力改变社会的现状。然而他毕竟是太天真了,要改变一个社会的制度,绝不是从制度本身下手就可以的,正如于歌在《现代化的本质》一书里所阐述的,不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恰恰是现代化的文化和超越自身立场甚至信仰的普遍主义,才能带来政治和经济的现代化。于是身为莫斯林精英的索海尔的梦想夭折在意料之中也是在意料之外。只要有社会的不公存在,有不法的的事层出不穷,人的爱心就会冷淡,冷漠和隔阂就会生发,疯狂就会夹带着血气发酵,《狂人日记》就会一再上演。

          前天小赞了一下zf的一项值得称道的举措,竟激起了某同事的震惊,她说,我以为你是什么都反的。我默然,回味着于歌关于普遍主义的论调,心想,靠什么来推行普遍主义呢?其实今天能够享受到那么多的权益,不都是拜从海上,从空中刮来的普遍主义之风所赐么?而普遍主义的最精华之处,不就在于“超越自身”么?其实我是个既得利益的享受者,并没有站着说话,在和学生的整日混迹当中,早体会到什么是腰疼了。

    引用郑渊洁叔叔的话遇到了极大的困难,一开始揣度不出问题,以为Murder case是要害,改了以后,仍然遭遇过滤,后来灵光一闪,意识到最大的问题是shangfang二字,于是修改之,终于成功。当局的心思真不好揣度,shangfang这个词是他们自己发明的,到头来却成了个过滤词,也真是讽刺。

    分享到:

    评论

  • 失语的状态,哎,同感。夫妻也会争论,何况朋友,差异的存在是正常的。所以才有那句“惟有忍耐到底,必然得救”。
  • 呵呵呵呵。理解理解。
    回复冬季说:
    :)
    2010-05-08 22:4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