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30

    发发牢骚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uejudy-logs/47367192.html

            睡眠不好,早早醒来,想起了许多平日工作和生活当中的欠缺,自己的和别人的。这些闹心和不愉快,往往都是自我为中心所致。有时候觉得老是配合别人真是累,碰到比较不近人情的,把你委曲求全的配合当作理所当然的事情,得寸进尺,那就更加烦了。qq上被人评价老好人,莫非我真是让步太多了?我并非没有原则,只是懒得计较,有些事情真的不需要太在乎,问题我的这个认知常常被人利用来占便宜,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的。真相总免不了在某一时刻不可逃避地从四面八方迫近,让你无处可逃,最终歇斯底里,结果又是做出过激反应,那又是错了。还是只能“忍耐到底”...

          从小就立志做一个讲道理通情理的人,一面和自己的小性子和黑暗面作斗争,一直努力到了今天却发现放任自己的小性子和黑暗面的人还真多,大家都那么自信那么有底气,反倒我觉得越活越没有自信了。

          无知是可怕的,最让人愤怒的是无知的人还好意思说if religion conflict with truth, I will choose truth.主啊,赦免他们吧,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所说的是什么。宗教(religion)是社会组织,属于社会文化范畴,而信仰(belief)则属于个人的事情,从英文用词上都可以看出含义上有明显的差别,belief is what you believe in.无神论也可以是一种belief,既然是belief,那就是你所相信的事情,你所相信的事情不是真理,那当然不用相信啦。只有决定了My belief是truth,才会依然相信啊。无神论的人鼓励自己的学生坚持无神论,可是有神论的人在跨文化学习当中,不带评论地提一提西方人熟知的圣经里的典故,竟然被蛮横制止。这就是不对等的尊重。突然认知的不同就上升为尖锐的矛盾了。如果我可以平心静气,那我所信的又算什么?一个连科学有什么局限性都不知道的人,一个不知道宗教属于社会文化范畴的人,一个连死都不敢坦然面对的人,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觉得自己掌握的就是truth,觉得科学就是一颗万灵丹,觉得自己不尊重别人的信仰很自然,而别人介绍点儿和无神论不一样的东西就叫做在影响学生的独立判断能力,在传教。

          最近对所谓的红歌和红电影不胜其烦,心想,从小到大真是被这些东西qj了无数次。唯物主义哲学说,宗教是人心灵的需要,人就是要找一个什么来膜拜,这话同样也使用他们,他们撇弃了宗教,自己竖起了不少偶像,比如希特勒,比如金日成,比如先皇。天朝国庆庆典就要开始了,那个阅兵式,突然让我想起了《德意志的胜利》也有类似的场景,zhaoli说,那部纪录片,艺术感染力超强,很难有人看了不动容,所以对巩固纳粹的政权真是功不可没。我决定了,什么时候去下载来看看。

         木瓜同学在日志里说:“先皇一个劲儿的跟民主党派们说,来吧来吧,大家都来一起建国吧。大家欢天喜地的去了北京建国。等国建好了后来的故事群众们就都知道了;后来确实也没大家什么事儿了我想,这是个潜规则。老蒋确实太菜了点!暗杀、制宪都来明的,一点儿都不拐弯抹角,历史真是读得太少。再则,也的确扛不过先皇的命大,也没什么可说的了...老蒋说:反贪腐要亡党,不反要亡国。总得选一样吧。老蒋选了亡国。对党内哥们真够意思。可老蒋要是知道后来国民党连台湾都给丢了,可能会骂娘吧:娘希匹,早知道当年选亡党算了!”

    分享到:

    评论

  • 我也在ELLEN的博客那里发了点牢骚,或说真实的感受。真的是这样。你可以看出其中荒谬的逻辑或不合理或不好,可是对方就是不明白就是坚持。这真是苦恼。
    由此才看到神是何等耐心,何等地爱。除了效法他,没有它途啦。
    木瓜还是那么犀利。喜欢。
    回复冬季说:
    是哟,为他们祷告吧.
    2009-10-06 09:3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