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29

    古典音乐的熏陶 - [音乐之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uejudy-logs/33070549.html

           对于古典音乐来说,我算是一个门外汉,我对音乐的领受能力,到New Age就止步了,古典音乐的情感和优雅我不能说完全感受不出来,但是的确显得相当钝。当然,这和缺乏音乐知识有一定关系。

          对于大提琴和小提琴曲,我觉得我算是一定程度上的叶公好龙,交响乐似乎也太欣赏得来。有意思的是,周五晚上在朱老师的生日家宴上,第一次和思想者见面就被熏陶了一下,稍微扫扫盲。其实要说完全的音乐盲,我好像也不是,但是总归是停留在零碎的认知上,比如《别恋大提琴》(Hillary&Jackie)这部电影我也听说过的,只不过不知道Jackie就是有名的大提琴家杜普雷,埃德加的《大提琴协奏曲》我竟也不是一点没有接触过的,原来在麦兜的原声带里我最喜欢的那段大提琴就是埃德加的协奏曲的片断,德沃夏克的大提琴协奏曲B小调我以前买过,还挺爱听的,不过似乎没有多听,也没有仔细琢磨过(我的口味还是停留在Indie folk上)。

    user posted image

    原声带下载:http://board.verycd.com/t80217.html

    影片下载:http://lib.verycd.com/2004/08/04/0000015169.html

           也许随着年龄的增长,今后多留心培养一下自己,我会喜欢上古典音乐的,不过目前我还是停留在欣赏OST(电影原声带)的水准。不过很高兴那晚上在朱老师家被两位真正的发烧友熏陶了一下。他们推荐的杜普雷我会好好听的,还有那“用音乐传教”的马勒,真想知道是什么样子的,慢慢下咯。。。在这个晚上,第一次认认真真欣赏交响乐,觉得还蛮不错的。

    转乐评一篇http://www.douban.com/review/1436113/

    EMI CDC 5 55527 2 唱片说明书
      Tully Potter, 1995
      ilovebach翻译
      
      按:买了杜普蕾的cd,看着说明书里面两首协奏曲,一位演奏家的故事,唏嘘不已,就翻译出来给大家看了,也许算不得翻译,呵呵,没有查很多东西。括号里面的人名原文供大家参考,生卒年份和简介是我加上的。除了表明原注的之外,其他注解是我加的。
      
      
      大提琴作为一种长期被忽视的乐器,一直到浪漫主义时代的黄昏来临的时候,才终于得到两首最出色的协奏曲,收录在这同一张cd里面。这两首协奏曲有着一些共性——每一首在他们的作者的作曲生涯中都是一首管弦乐的杰作——然而,他们并列出现在这里的主要原因,是一位伟大的浪漫主义大提琴家的个人魅力,雅克琳娜(杰奎琳)·杜普蕾(Jacqueline Du Pre, 1945-1987)
      
      德沃夏克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Antonin Dvorak, 1841-1904, Concerto in b minor, op.104)的诞生要感谢一系列巧合的出现。在这位波西米亚作曲家1892年动身去美国,担任纽约国家音乐学院院长之前,他的朋友,大提琴家哈努斯·维汉(Hanus Wihan, 1855-1920,路德维希国王四重奏团的大提琴手)就曾经希望他能够为自己创作一首协奏曲,可是德沃夏克却没有很快答应下来,实际上德沃夏克1865年就曾经尝试过写作大提琴协奏曲,后来因为一些乐曲难于处理的问题而放弃了。不过,1894年3月份,德沃夏克在纽约听到另一位爱尔兰裔大提琴家朋友,同时身为作曲家的维克多·赫伯特(Victor Herbert, 1859-1924,曾任大都会歌剧院首席大提琴)演奏自己的第二协奏曲,当他听到三只长号的演奏并没有淹没独奏大提琴的时候,他忽然领悟到,让独奏乐器和协奏部轮流主宰乐曲的正确途径。当年的12月8日,德沃夏克开始写作他自己的大提琴协奏曲。我们有理由相信,赫伯特帮助德沃夏克解决了一些技术上的困难,这也使得他的作品影响了德沃夏克的这首更加伟大的大提琴协奏曲。另外一些精神上的影响,来自于作曲家的大姨子约瑟法·瑟玛科娃(Josefa Cermakova),和莫扎特一样,德沃夏克娶了自己心爱的那个人的妹妹,他的妻子安娜(Anna)。德沃夏克在纽约的时候,得知约瑟法的心脏病情恶化,他把她最喜爱的旋律"Leave me alone"(出自德沃夏克的声乐套曲《柏树》,但是德沃夏克生前,这套歌曲从未以原来的形式完整发表,而是以《歌4首》op.2,《情歌8首》op.83,弦乐四重奏《柏树》的形式发表)写进了第二乐章的柔板。1895年,德沃夏克回到布拉格不久,约瑟法逝世,德沃夏克又把这首歌加入到末乐章终曲的尾声里面。维汉帮助德沃夏克创作了协奏曲的独奏部分,但是在德沃夏克的坚持下,协奏曲中并没有华彩,因为作曲家始终认为华彩会破坏结尾部分冥想般的气氛。现在还不清楚为什么维汉没有在首演中担任独奏,1896年,这首协奏曲在伦敦由德沃夏克亲自指挥首演的时候,独奏者是英国大提琴家莱奥·斯特恩(Leo Stern,1862-1904),协奏的乐团来自美国。英国的独奏者,美国的乐团,德沃夏克指挥,这恰恰反映了这首协奏曲的创作源泉。
      
      埃尔加的大提琴协奏曲(Edward Elgar, 1857-1934, Cello Concerto in e minor, op.85)作曲家盛年的最后一部作品,也可以说是他最重要的最后的创作。这首协奏曲起笔于一战的最后一个月,完成于1919年,那段时间里作曲家经历了精神力量的衰竭耗尽,埃尔加感到,一切都不可能恢复到这场终结一切战争的战争(a war to end all wars)之前的样子了。这部作品,甚至出乎了创作者的预料,终结了埃尔加个人生活的欢乐。1920年,埃尔加夫人去世,埃尔加也从此失去了创作的动力。但是这部作品却没有显示出一丝一毫的软弱或者顾影自怜,没有,哪怕一点点,环绕作曲家的悲伤和阴郁。埃尔加的大提琴协奏曲确实是充满了瑟瑟秋意,深沉的悲剧性和深刻的内省,但是最终却为精神的胜利而狂欢,而且,这一切都被完美的融合成一个整体。它是自学成才的埃尔加过去三十年人生经历的总和,它的主题令人难忘,轮廓主线鲜明,结构完美而表现手段丰富多彩。尽管如此,这首协奏曲1919年10月的首演却很失败。作为指挥的埃尔加演出前排练的时间太短,而担任独奏的萨蒙德(Felix Salmond, 1888-1952, Leonard Rose的老师)在大众场合显得有些过于孤僻,他的独奏也没有得到认可。第二场演出的时候,一位意大利裔的大提琴家向人们展示了这首协奏曲的真实内涵,他就是吉奥瓦尼·巴蒂斯塔'Tita'巴比罗里(Giovanni Battista 'Tita' Barbirolli)。很快,这首协奏曲就得到了承认,成为大提琴和乐队的作品中不可多得的杰作。伟大的大提琴家如卡萨尔斯,托特里埃也都演奏了这首协奏曲。但是在这首协奏曲诞生的国度,即使是拥有大提琴家哈里森(Beatrice Harrison, 1892-1965,女大提琴家,戴留斯曾为她和妹妹May创作了二重协奏曲,她还曾经与埃尔加合作了这首大提琴协奏曲的第一次广播录音),斯奎尔(W. H. Squire,1871-1963,被称为大提琴家中第一位录音明星),皮尼(Anthony Pini, 1902-1989),这首协奏曲似乎仍然找不到最佳的诠释者,直到我们将要介绍的这位天才的出现。
      
      雅克琳娜(杰奎琳)·杜普蕾,1945年1月26日生于牛津一个热爱音乐的中产阶级家庭,她的母亲是一位优秀的钢琴家,也是一位很有能力的教师。她的法国味道的名字来自于她父亲的海峡群岛(Channel Islands,英吉利海峡中的群岛)祖籍。杜普蕾很早就显示了音乐天赋。在杜普蕾将要度过五岁生日的时候,她在广播里听到了大提琴的声音,她一生的传奇也由此注定。她先是在瓦伦(Herbert Walenn)的伦敦大提琴学校学习,10岁的时候跟随大提琴家普里斯(William Pleeth, 1916-)学习,普里斯是克伦格尔(Julius Klengel,1859-1933,格万特豪斯乐团首席大提琴,伟大的室内乐音乐家,他也是富尔曼,皮亚蒂戈尔斯基的老师)的学生,他的演奏充满热情,甚至有一些过于自由不合规范,和他的老师一样,他也是一位以演奏室内乐著称的大提琴家。尽管杜普蕾曾经在瑞士随卡萨尔斯学习,在巴黎师从托特里埃,在莫斯科受教于罗斯特罗波维奇,但是她仍然把普里斯视为自己最重要的老师。1956年杜普蕾赢得苏日娅奖(为纪念6年前逝世的葡萄牙女大提琴家苏日娅而设立——原注),1961年她在伦敦的独奏会首演获得成功,当时她用的还是一把1672年的斯特拉迪瓦里大提琴。1962年,杜普蕾首次和管弦乐团合作演出,然后又成功的在逍遥音乐会上首演——这两次曲目都是埃尔加大提琴协奏曲——同时开始为EMI唱片公司录音。杜普蕾和钢琴家科瓦塞维奇(Stephen Kovacecich, 1940-)组成了二重奏,这一年她还得到了那把音色华丽的1712年“大卫多夫”斯特拉迪瓦里('Davidov' Strad)。杜普蕾逐渐巩固了她的声誉,1965年她为EMI录制这张唱片的时候,她的的确确是一位明星。也是在那一年,杜普蕾在美国首演。1967年她嫁给钢琴家,指挥家巴伦伯伊姆。1971年7月,在杜普蕾光芒四射的演奏生涯到达巅峰的时候,她开始受到一种严重的神秘疾病的困扰,这种病痛已经开始渐渐的影响她的演奏。杜普蕾最终被诊断为多发性硬化症。正像典型的硬化症表现一样,症状多次减轻和复发,在这一连串的痛苦之后,1973年,杜普蕾中止了演奏。虽然杜普蕾还不时地出现在公众面前,还可以从事少量的教学,但是她不能再演奏大提琴了。她的健康逐渐恶化,1987年10月19日,杜普蕾在伦敦去世。
      
      虽然杜普蕾表示,和舒曼的协奏曲相比,她对于埃尔加大提琴协奏曲并没有什么偏爱,但是自从她第一次演奏,听众们就把这首乐曲看作非她莫属。当时她的演奏就是这首协奏曲最著名的两个诠释之一,另一个则是托特里埃,他的演奏有意识的对这部作品的晚期浪漫主义风格加以控制,从而给出一种更为古典主义的诠释,而杜普蕾则尽情的使用富于表情的滑音和自由速度。这首协奏曲的内在世界被完全展现出来,因为她在每一次演奏当中都把自己融入到这作品里面。杜普蕾的技巧辉煌而精确,例如第二乐章的跳弓,以及终曲的快速段落。她至少留下了5次演奏的资料,包括3次现场演出和一部电影。这里呈现的,是她唯一的录音室录音,她曾经获益匪浅的与巴比罗里的合作——这里的这位巴比罗里,并不是曾经首次成功演出埃尔加协奏曲的"Tita",而是著名的指挥家约翰·巴比罗里爵士,他多年来一直深深喜爱这首协奏曲。巴比罗里和杜普蕾一起,创造了这首埃尔加协奏曲的经典录音。

              大提琴和小提琴真是最能触动心弦的乐器。只不过听惯了新纪元的耳朵,对古典可能真是感受力比较钝。

               手机里的闹钟用的就是何崇志演奏和编曲的Elgar-Salut d'Amour。收录在《麦兜原声带》。杜普雷以演奏埃尔加的音乐著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图片志 2008-12-29

    评论

  • 很喜欢今天博课的背景音乐,自然顺畅,感觉自己活在了春天,一切的一切都是新的~这是新年的最后一天,在此祝bluejudy未来的一年心想事成!
    PS:我看到了我家的画,其实每个房间里都有一些画,以后你再来家里,再仔细发现吧~哈哈
    回复fei说:
    哈哈,我去看看,你家很有意思
    2008-12-31 23:31:08
  • 看了《狂恋大提琴》,很伤感。任何成功都要付出代价。而且一个在某方面太优秀的人,那方面的光芒遮住了其他,使他(她)难以得到其他常人所有的东西,也似乎是必然。
    回复冬季说:
    这个片我至今还没看呢,觉得一定很伤感
    2008-12-31 23:3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