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19

    我们绝望的哀愁和乡愁 - [学习笔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uejudy-logs/30399995.html

          上周日辗转下来了《哀愁的预感》,深夜赶着看完了,觉得并没有我预想的那么好。这个故事有一点类似《沉睡的森林》,只不过没有那么惊心动魄,也没有那么哀婉。吉本芭娜娜的小说主题都是救赎,这个救赎不是来自自我,而是来自于他人,而且这种救赎具有转移性和相互性。在她的小说里,主人公对一些具体的意象或事物总会有一种执拗的沉迷,这种沉迷,抑或有害,抑或有损,都只是一种情感的替代品,比如《厨房》里的樱井美影对田边雄一家里的厨房的迷恋,其实是对亲情的怀恋和渴望,比如《哀愁的预感》里弥生习惯性的离家出走,又比如《蜜月旅行》里裕志对亲人死亡的过分担忧。把救赎自己的重担放在一个具体的人身上,或者把生存的希望寄托在一个具体的人身上,不仅仅是荒谬的,还是危险的。其一,此人有可能无法承受,比如《蜜月旅行》里面的真加,因为裕志的过分依赖,乐观开朗的她竟也灰头土脸地跑回自家吃东西。其二、此人肯定没有这个能力。雄一对美影的关怀能力来自于自身的遭遇,而美影对雄一的关怀,也是源自于共同的经历。在他们的人生旅程当中,失去周遭亲人的创伤和死亡的阴影一直未曾完全散去。因此他们每一次的失去亲人才那么的绝望,他们彼此的那种特殊的相依为命才显得如此的珍贵---实在因为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什么指望得上的了。

          有时候我想,我们之所以痛苦,正在于我们的双脚踏在不同的地方,一只在去天堂的路,一只在这个世界上,天堂毕竟还没有到,所以不踏实,我们又是如此软弱,有时候绝望得无计可施,在地上的这只脚呢,似乎也患得患失,无法安息,因为脚下的哪一片乐土都是暂时的,都将废去。地上的人,如果无法面对最后的真相,就是自欺,也一定不会知道如何恰当地过好自己的生活,从这一个角度讲有苦难的美影和雄一是幸运的,他们比任何人都懂得珍惜。这正是二律背反的地方了。若没有天堂的盼望,人活在世上的悲情之感就无法抑制。日本人似乎是一个善感的民族,可能和岛国的小而精致有关系。不论是能剧、艺伎、文学都有一种很浓的悲情在里面。而我们中国人,就像鲁迅先生所说的:

         “中国人向来因为不敢正视人生,只好瞒和骗,由此也生出了瞒和骗的文艺来,由这文艺,更令中国人更深地陷入瞒和骗的大泽中,甚而至于已经自己不觉得。世界日日改变,我们作家取下假面,真诚地、深入地、大胆地看去人生并且写出他的血肉来的时候早到了...”(《坟.论睁了眼看》)

          而日本呢?也许是缺乏有救赎能力的精神资源,那些杰出的作家,芥川龙之芥们,川端康成们,只能挣扎在人性和世俗的矛盾中不能自拔。

           吉本芭娜娜的温情小品们,在人生的真正悲剧里,只能起到安慰剂的效果,细细品味,那里面的失落竟也和安慰一样多呢。这不就是没有天堂盼望的人生么?

            今日看完了莫子仪、桂伦美和贾孝国主演的《最遥远的距离》,觉得似乎和吉本芭娜娜的小说讲的都是一回事。片子的开头就看到莫子仪扮演的失恋录音师的眼泪和贾孝国扮演的心理医师阿才的无聊游戏,两种表现形式截然不同的哀伤和绝望在二人身上呈现,给人一种很不是滋味的感觉。两位男主角选的很好,莫子仪扮演的录音师阿汤的纯真和善良和那张娃娃脸真是一个完美的结合,呈现了我周围许多同代人的精神状态(1981年生人,果然!)。而贾孝国扮演的心理医师那双非常有洞察力的眼睛和懒散而玩世不恭的外表也是一个鲜明的对照。寄录音带的桥断虽然不新鲜,但是期间穿插的人文风情,比如原著民的质朴情怀和热情奔放的歌声则颇具感召力,还真是被齐宏伟先生说中了,中国人天生就是有一种“自然情怀--光明意识--追忆精神”。只要没有找到上帝,我们就似乎只能活在对美化了的过去的乡愁之中,作着“梦回唐朝”或者别的什么“辉煌”王朝的梦。桂纶镁在此片中的表现也没让人失望,她身上有一种世间少有的真诚和专注,这种气质,注定会跟周围的虚浮格格不入。不过那些漫长的找寻有时候让我觉得有些不耐烦。阿才最终失去了初恋女友的音讯,陷入了一种非常大的失落之中,于是在旱地上“练习蛙人动作”--这是他的理智所能支撑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小云和小汤在海边相遇却仍然是陌路人。片尾出现了一行字“献给陈明才”,据豆瓣上的人讲他是“TW话剧界传奇人物,创作领域涵盖话剧/绘画/电影/文字/音乐,并长期参与社会运动及环保运动 后因抑郁症加重在台东都兰湾跳进太平洋...本片完成于陈明才去世之后。”那么片中的阿才应该就是他的化身吧?

    片尾曲可真是意味深长,个人觉得算是本片最大的亮点,歌词真是美啊:

    最最遥远的路(泰戈尔/胡德夫作词,胡德夫作曲)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 来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这是最最复杂的训练 引向曲调绝对的单纯
    你我需遍扣每扇远方的门
    才能找到自己的门 自己的人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 来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 来到以前出发的地方
    Lai …………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 来到以前出发的地方
    这是最后一个上坡 引向田园绝对的美丽
    你我需穿透每场虚幻的梦
    才能走进自己的门 自己的田
    Hai Ya O Hai Yo …………
    Na Lu Wan Ho-ai Yan …………

    试听:http://www.songtaste.com/song/193636/

          人类在没找到真正的“自己人”、“自己的门”和“自己的田”之前走的路程,不就是最最遥远的路程么?那些虚幻的梦,不就是由一个又一个虚幻的对象组成么?细细品味,这首歌竟然有一种禅意,十足的说不清道不明。可是真理有这么玄之又玄么?我觉得应该不是,真理应该是黑白分明的,只不过它有很多的面,甚至是二律背反的,需要我们用一种微妙的态度来体验它。超级喜欢以下这张海报。

    片子在线看: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g2MDE0NDA=.html

             对了,补充一下,片尾曲的演唱和词作者是台湾原著民歌手胡德夫。我觉得这首歌和这部电影是一体的。如果没有这首歌作为片尾曲,这部片子就比较普通了。

    congcong.jpg
    分享到:

    评论

  • 刚看完,谢谢~

    看来我算健康的。。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 来到本该到达的地方
  • 海角7号看了嘛?
    回复Phil说:
    看了,不过这篇好像是写在看之前。
    2008-10-29 15: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