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17

    从《潍县集中营》的故事到“道成肉身” - [看碟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uejudy-logs/30349252.html

         最近央视十套《探索与发现》栏目讲述的是潍县集中营的故事。虽然因为某些原因,很多东西都讲得很隐讳,但是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那些被采访者身上的信仰的力量。

        在集中营里被称为“黑暗中的明灯”的艾里克.利迪尔说:“我们要为不喜欢的人祷告。因为那就是为你喜欢的人祷告了。你为不喜欢的人祷告,也许祷告没有改变他,但一定使你改变了。”

        这位英年早逝的天才,奥运400米金牌的得主,集中营里自编教材的化学老师,集中营里整天呆着笑的人,几乎人人都喜欢与之倾诉心事的对象,教育学生们要为日本守卫祷告。为了信仰,他在1924奥运会上拒绝了星期天举行的,胜利在望的100米决赛,显示了信仰的坚定和原则的不可妥协;也是为了信仰,他改变了自己长期遵守的教派的常规,在星期天工作,组织起孩子们进行体育活动,避免它们误入歧途,显示了信仰的实质--爱。
      
      “...我们都在一个绝望的情况里面,可是因为有一种爱可以帮助我们渡过难关,胜过绝望,走向光明的道路...”--戴绍曾牧师


        旁白:“苦难是人类的老师,在伤害着人类的同时,也在救赎着人类,既然集中营的岁月成为不可避免的命运,在苦难背后,让他们的感情受到伤害的地方也是让他们的人生经历了洗礼的地方,每一个关押者都在潍县学到了一生受用的功课。”

         潍坊市副市长:“我们在关注这段历史的时候,不仅仅应该把目光落脚到战争给人们带来的创伤,更应该关注在战争的情况下,在困难的情况下,人们怎么样能够来保持乐观、向上、互助、宽容。”

         还用问么?怎么样才能够在逆境中保持“乐观、向上、互助、宽容”呢?那种帮助我们“渡过难关、胜过绝望的,走向光明的道路”的爱来自哪里呢?

        想起了一句诗:主是我力量,我力量,主是患难中力量...”

           早上看了朱老师写的博文“逆向而行的人生路”已经很感动,晚上随意打开齐宏伟先生的《文学.苦难.精神资源》,发现一段话,用在看待潍县集中营的人们所经历的苦难非常合适,他是这么写的:

          “基督教生存观和基督教信仰息息相关,而基督教信仰包含两大要点:一是指个人与《圣经》所宣称的耶稣基督建立救赎关系,重在信谁;二是指认信一整套独特的基督教教义,包括创造论、原罪说、救赎论、教会论和末世论等,重在信什么。...《圣经.提摩太后书》1:12-13: 因为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守我所交托他的,知道那日。你要靠着那在基督耶稣里的信心和爱心,常常坚守从我这里听过的话,作为纯正话语的模范。(中英对照新译本)...这两节经文表明,信仰既是一种关系,又是一套命题。从关系层面来说。信仰强调的是信徒与神圣者交往,用德国神学家马丁.布伯(1978-1956)的话说,信仰乃‘我与你’,而非‘我与它’之关系。...鲁益师(C.S.刘易斯)在《纯粹的基督教》(又译返璞归真)中干脆说基督教不是‘传递’一套观念,而是‘注入’‘生理的或超生理的’新生命,基督教信仰不是信仰宗教而是信仰基督,基督徒不是‘基督教徒’,而是‘基督’徒,因此基督信仰是‘种生活方式’而非思辨知识。...纯粹的基督教生存观强调以关系层面为基础,否则观念就变成空洞的‘体系’和规则,不再有信仰价值。丹麦思想家克尔凯郭尔(1813-1855)就认为基督教生存观首先不是关于生活的看法,而是在爱的关系中获出新生命,个人须从‘我们’式的‘拉平’(或译‘平夷’)中脱离出来,直接面对造物主从而获得个体生命存在的价值和意义。生存就是生成个体的过程,也是受苦中与人连接的过程,但其本源在于与上帝的关系,其次才是关乎生存的观念和命题,言说观念和命题要力求表达鲜活的生存本身,不是为概念在体系中找位置、贴标签,而是促使人们去爱、去相信、去行动,去‘道成肉身’,爱和知识在践履中合一,教义成为立身实存的生命意识。”

           真是很受启发,特别是对“道成肉身”的理解得到了进一步的深化。最近实在亏欠很多,办公桌上放着哥林多前书13章的那段爱的箴言的英文版:

    4   Love is patient, love is kind. It does not envy, it does not boast, it is not proud.

    5   It is not rude, it is not self-seeking, it is not easily angered, it keeps no record of wrongs.

    6   Love does not delight in evil but rejoices with the truth.

    7   It always protects, always trusts, always hopes, always perseveres.

    8   Love never fails.

           最近上帝似乎一直在让我操练这个第一句:爱是恒久忍耐。我的答卷是苍白无力的。真的,我离神的标准可真是远哪。

           埃里克.利迪尔早年当运动员的故事在电影《火的战车》里有讲到。至于后来的故事,有一本他的传记可以看看。

    user posted image
    书本封面
    分享到:

    评论

  • ELLEN说的太好了!!
    回复冬季说:
    2008-10-18 11:22:11
  • 博主说,我的留言很长,很复杂。好吧,那我概括一下:精神力量要足够强大,其动力源泉是因为人信靠了一个比自身更为坚固、并且纯全无误的真理,那真理必定是唯一的、是纯正的、是坚固的、且是永恒的,由此才能给人以强大的战胜困难的力量和发自内心的喜乐的生命,一如集中营中那些人的灵魂光景——而这个真理正是来自于上帝。
    回复Ellen说:
    恩,这个说的比较精简,直指要害
    2008-10-18 10:58:52
  • 我一同事(非基督徒)看了探索发现的这档节目后,感叹着“精神力量的强大”。然而,事实上,“任何基础薄弱的文化或个体,只能在压力不太大的情况下站稳一时”。那样艰苦而充满恐惧的岁月所带来的压力,是常人难以想象和体会的。倘若个人的生活及价值体系,不是建立在比他们有限的本身更为坚固的基础上,结果就会像一辆新式的六轮大货车压在一座两千年前建立的拱桥上一样——拱桥一定是会倒塌的。没有坚固的基础,崩溃只是迟早的问题而已。

    摘录昨天看到的《前车可鉴》里的一段话,非常映衬这段历史和在这段历史中“逆向而生的人”。

    “人处于压力之下,不同的世界观能发出不同的承受力量,这点非常重要。……这力量(基督徒世界观的力量)是扎根于一位无限的、有位格的上帝,和他借旧约圣经、借耶稣基督的生平和教训,及借后来逐渐写成的新约所说的话。上帝说的话,是人可以了解的,这样,基督徒不但懂得人类无法找到的宇宙和人类的知识,而且有了普遍而绝对的价值观,可以作为生活以及判断他们身处的社会和政治环境的根据,同时,因为人是按上帝的形象造的,于是他们找到了个人独特的尊严和价值的根据。”
    回复Ellen说:
    摘抄一段《文学、苦难、精神资源》里的一段话,和你这个似乎接得上:

    “基督教生存观认定上帝照自己的形象造人,人像上帝,其尊贵自不待言。但人像上帝就意味着人不是上帝,也永远不可能变成上帝,《圣经》认为人已全然败坏与堕落,人固然仍是上帝的形象,但从大处说全人类,从小处说人的理性、情感、意志,均已受到罪的玷污,对上帝只有'模糊感知'而无法'通神'。就如人对着一面完整的镜子可观看全身,一旦摔成很多碎片,理论上来说每一片还可以照出全身,但实际上人要退到很远,远到只有理论上的可能性,实际上看不清楚,尽管人拿着其中一小片尚可照出人的一点局部。因此,人堕落后,本质仍是上帝的形象,本性上去只能模模糊糊像上帝,只拥有真、善、美、爱的碎片,而不可能再清晰、完整反映出上帝的形象,人追求'好'达到'至善'也只具有理论上的可能性,实际上来说,'好'和'至善'不过像高山上遥远的雪线,往上攀登会因冰雪严寒和空气稀薄而遭窒息与冻馁。”
    2008-10-18 11:21:22
  • 把这篇的网址贴到我那儿哈!
    回复冬季说:
    厄?
    2008-10-17 23:3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