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25

    我和画家的眼光的差距 - [学习笔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uejudy-logs/28143541.html

           我决定不按照《旅行的艺术》的章节顺序来写感想了,其实之前也没有严格按照这个顺序,却体会到了不按步就班的乐趣。

          前一篇提到了罗斯金对如何掌握美的建议,其中绘画是他很推崇的方式。在拍照的过程当中,我无时不刻没有感受到相机的局限性,因为镜头的局限,一张照片不可能捕捉眼睛所能捕捉到的一个美的事物的所有角度,虽然它能够迫使我们至少能够放慢自己的角度,好好把握那份美丽,但是拍照的体验还是不如绘画的体验感细微。下面就是我从网上找到的罗斯金的画。

           

            阿兰.德波顿介绍说,罗斯金自述“他被一种渴望所驱使,这种渴望是‘指引人们在物质世界中把注意力精确地放置于上帝作品所展现出来的美丽’”。他还引述了一段罗斯金的话来进一步阐释他的观点。看完以后我只觉得我作为一个普通的旅行者实在是太有局限性了:

           “让两个人外出散步;一个是优秀的描家,另一个是对这类东西毫无喜好。他们顺着一条林荫道往前走时,对这片景色的感受会有很大的区别。一个将看到一条小路和树木;他会认为舒适绿色的,但是他不会因此作出任何的思考;他会看到阳光闪耀,并觉得很舒服,仅此而已!但是素描家会看到什么?他的眼睛习惯去探求美的原因,美的最细微的部分。他抬头向上看,观察阵雨般散射的道道阳光是如何从头顶闪烁的树叶间洒落下来,直到林间充满翠绿的光。他会这里看看,那里看看,一条树枝从树叶的遮蔽中伸出来,他会看到翠绿色的苔藓散发的宝石般的光芒,还会看到色彩斑斓的地衣,白色和蓝色,紫色和红色都交织、混合在一起,织成一片鲜艳夺目的锦缎。接着(他会看到)凹凸不平的树干和扭曲的树根,树根在陡峭的河岸像蛇一样地延伸开去,而岸边铺着草皮的斜坡,被有着千万种颜色的花朵镶嵌。这难道不值得细细品味吗?然而,如果你不会素描,你只会经过这条绿色的小路,当你再次回到家时,你不会觉得有什么值得一提或回味再三,你仅仅是走过了一条这样的小路。”

             在庐山旅行的过程当中,我并没有去五老峰和三叠泉等名气大的地方,一则因为担心体力和独行的安全,一次也怕这些地方其实为盛名所累,因为过度商业化而丧失了观赏的价值。我觉得庐山的别墅就已经受到了这样的威胁。

     

           这座貌似无人问津的基督教堂属于老别墅群当中的小朋友,后来才知道是英国教堂,让人忍不住想起那些英国古典名著,奥斯丁和盖斯凯尔夫人的小说...是的,英国的乡村教堂原该是这样的风格,简陋,但是温馨。我为它的破败总觉得扼腕...

            我前面说过了,但就建筑风格,庐山的老别墅都说不上华丽,总觉得让它们显得突出的其实就是环境,就像我现代人建筑房子特别注重小区环境的营造一样。所以对于别墅的照片,我很少有满意的。却一个劲儿地拍这些地方:

     

    教堂旁边的绿地,绿草如茵
    美庐旁边的清流
    仍旧是清冽的溪水
    傍晚的天空
    失望之余找到了一座很喜欢的教堂,后来看书才知道应该是座美国教堂
     乍看之下很像中世纪古堡
    很有特色的窗户,我几乎以为里面有人在聚会
    一道铁栅栏把我挡在了外面,透过大门看,有一种布道刚结束的感觉
    正面
    原来早就被改造成一个经典,名为“老别墅的故事”,门票30元,6点关门,没进去。在简介里,许多名人被牵扯了进来,其中有赛珍珠。。。。这可不是一般的别墅,这是一座教堂,而且尚有气息呢。。。
    这两个教堂的极端“下场”似乎象征着福音在中国遭遇到的两个极端的困境。让人伤感...
    这别墅倒是简朴,中共领导人刻意营造的简朴
    看了介绍知道原来的主人也是一位美国传教士
    镜头伸缩之间,发现了这样的一片风景
    终于找到了一个看得过去的拍美庐的角度
    这片绿叶已经忘了在哪照的,似乎是某次如厕之后出发来发现的一片美景
    Yupoo的相册真让人失望,现在不能直接贴了,所以花径专辑只能到相册上看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