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23

    期待值和实际情况的差异 - [学习笔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uejudy-logs/28057481.html

        基本上,到过新疆之后,许多地方的自然景观都会让你觉得实在不算什么。我自信我的心态调整得很好,目的很明确,就是来散心避暑的,借机把一些没看完的书看完。然而就算如此,仍然有一些心理落差。不过基本上,旅行结束的时候,那些落差经过调试以后都消失了,这在很大程度上得归功于德伯顿。
       
        德伯顿的书《旅行的艺术》第一章就是“对旅行的期待”。在这里章节里,德伯顿结合自己到巴巴多斯岛的旅行经历和于斯曼小说《逆流》的主人公德埃桑迪斯公爵的一次因中途返回而未遂的伦敦之旅,把人在期望值和实地旅行差异上的纠结心态呈现了出来。回程的路上,我在杂志上读了一篇文章,讲述的是带孩子去旅行的成功经验。这对夫妻为了让孩子适应旅行,除了在行前为他准备了许多资料让孩子了解当地文化以外,还苦心在平时的饮食里预备了当地的特色菜肴,先让孩子适应这些美味。到了目的地再吃这些菜孩子就适应多了。除此之外,他们还给孩子一定数量的零用钱,尊重他的赖床习惯,让他根据旅游册子的介绍选择自己想去的地方。如此苦心经营,他们的儿子长大以后终于变得和他们一样,成为一个喜欢旅游的人了。可见为了一趟成功的旅游,功课是必须做的。我不是孩子,但是旅游经验还是积攒了一些。加上有Linda在前铺路,有和蔼热情的周阿姨两口子。这趟旅行基本还是一次比较成功的体验。

        早前看了Linda的两篇日志“问斜阳”和“云颂”,留下了一些印象,于是把庐山想象成一个与世隔绝的仙境,到了以后发现商业气息浓厚,多少有些失望。特别是老别墅,不是修缮得过头,就是破旧简陋,从建筑艺术的角度来讲还是不如鼓浪屿的那些有味道。庐山上大大小小的别墅的原主人虽然不乏清雅人士,但是他们的别墅大多因为他们本人浓厚的政治色彩而韵味顿失。好在我其实也没有指望在这方面有什么收获,所以第二天很快就调整了目标,继续欣赏路边的花草树木和潺潺流水。植物园是我很爱的一个地方,光影透过树林洒在绿地上的样子真是让人百看不厌。我不知道我的这种喜欢体现了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它们是那么的和谐,相互映衬,也许我理想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的。(书中关于乡村与城市的章节里)在湖区的一天傍晚,德伯顿和他的女伴M体验了“时间的凝固点”,他写道,“我的目光停留在小溪旁田野上的树林。树的颜色不一,呈现不同色度的绿,仿佛是有人从调色板上取下的样本。这些树给人一种特别健康、充满活力的印象。它们似乎并不在乎这个世界是否老旧或悲哀。我很想把脸埋在树林中,好让它们散发芳香帮助我恢复元气。”“时间的凝固点”出自华兹华斯的诗:

    在我们的生命中有若干个凝固的时间点
    卓越超群、瑰伟壮丽
    让我们在困顿之时为之一振
    并且弥漫于我们全身,让我们不断爬上
    当我们身居高处时,激发我们爬得更高
    当我们摔倒时,又鼓舞我们重新站起来

        有一天下午,当作者“困在伦敦的交通阻塞中,心烦焦虑,突然那片树林的景象又涌现出来...”,作者自述说:“我的思绪被带离了繁忙的交通和拥挤的人群,回到了那些我叫不出名字、却非常清晰可见的树木面前。这些树木成了我思绪得以休息的避风港,它们保护着我,使我免于陷入焦虑的漩涡,并且在那个下午给了我一小部分生存的理由。”

        在柯勒律治赞美华兹华斯的评价里,我找到了可以用来形容在野外旅游的句子,“赋予日常事物以新意,并且激发一种类似超自然的感觉;通过唤醒人们的意识,使它从惯性的冷漠中解放出来,看着眼前的世界是多么可爱和奇妙。”“大自然是个取之不尽的宝藏,然而因为人类的惯性和自私自利的追逐,我们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心灵既不能感受,也不能领悟。”说得真是好啊!我不禁惭愧起来,看看我自己,有着多么愚钝的心灵啊。

        “也许不快乐的泉源正来自我们用单一的视角看世界。”“这个世界除了大人物的事业,还有原野鸣叫的草地鹩。”
     
        华兹华斯相信,自然界能够含蓄地唤起我们的德性。

    致雏菊
    甜美、恬静的你!
    与我一同沐浴在阳光中、在空气中吐息
    你以欢欣和柔顺
    温润
    我的心

    他说山林的美景,对他来说像“盲人心中的千山万水”使他“得以在困顿疲惫中感到一种甜蜜,获得宁静的回归”。他认为,城市”危害我们的内在心灵”。德伯顿评价说,“诗人谴责城市造成一系列窒息生命的情感,包括对我们所处社会地位的焦虑、对他人成就的羡慕,以及在陌生人面前炫耀的欲望。”“...虽然他们(城市人)生活舒适,却从未放弃追逐新鲜事物,即使他们什么都不缺,而幸福也根本与他们想要追逐的东西无关。”

        “华兹华斯喜欢坐在橡树下,聆听着雨声或者看太阳穿梭于树叶间。”他写道:

    在心灵为了眼前的景物
    沉醉之前,一场眼花缭乱之舞
    转瞬即逝,大自然却适度呈现了
    一些永恒的东西

        “华兹华斯说,大自然会指引我们从生命和彼此身上寻找‘一切存在着的美好和善良的东西’,自然是‘美好意念的影像’,对于扭曲、不正常的城市生活有矫正的功能。”

         有鉴于此,尽管我没有那么丰富的感受力,读完这些文字以后,也仿佛受了感染,思绪翩飞,在林间穿梭之际,心灵得到了灌溉。

         我当然知道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到哪儿都一样,大自然尽管疗效奇特,但是并非那么神奇。就像德伯顿所说“眼睛其实是和身体,以及在旅行中相伴相随的我们的心智密不可分的;而且在很多情形下,由于它们的在场,我们眼之所见便部分、甚至全部地失去了意义。” 在巴巴多斯岛旅行的德伯顿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那个呆在家里郁郁寡欢的我和现在这个正在巴巴多斯岛的我之间是连续的,并无二致...”“我也许会因此更真切地体验到我们所身处的地方对我们的心智旅行的影响是如何之小。”

         在和女伴M吵架以后,德伯顿认识到:“人类情绪受制于一种僵硬和不宽容的逻辑,若我们想象眼前的美景可以带给我们快乐,而忽略这种逻辑,那我们就错了。”“天空的状态和我们所居住的建筑物的外表决不能凭他们自身的力量保证让我们畅享快乐,或倍感凄然。”

         在第一章的最后,德伯顿揭示了一个让人叫好的结论:

         “在任何地方,实际的经历往往是,我们所想见到的总是在我们所能见到的现实场景中变得平庸黯淡,因为我们焦虑将来而不能专注于现在,而且我们对美的欣赏还受制于复杂的物质需要和心理欲求。”
         
          那么我之于喜欢流水和树木,光影和绿叶是不是很好解释呢?我就是需要一个新的开始,一个星期前的某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回到大二的时候,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的样子,未来虽然是那么不定和未知,但是一切似乎都还来得及。

    http://www.douban.com/subject/1056461/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