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23

    庐山之旅:前言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uejudy-logs/28047767.html

          我在本子上如此涂鸦,这些字成了我在旅行途中写下的唯一几行字:

           我几乎要在长途汽车上陶醉。

           她(Linda)穿着蓝印花旗袍,身上散发着天然的淡雅清香,仿佛一朵幽兰,在闹市当中显得那么不协调。

           我几乎在阿兰.德伯顿的《旅行的艺术》的书页空白处上涂鸦...

           Now I will be alone...

           是的,我算是一个感觉比较灵敏的人吧,虽然不总是这样。所以呢,周遭的环境对我影响是很大的。当一个人的感官浸淫了太多的感觉,心里充满了不同的滋味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到大自然当中去,在清清的溪水里涤荡一番,然后再重新品味花草树木点点滴滴的美丽,让感官慢慢恢复正常。在《旅行的艺术》里,有一章题为《乡村与城市》,作者通过华兹华斯的体验,也诉说了这样的观点:

    “诗人解释说,大自然中的各种现象,包括小鸟、小溪、水仙和绵羊,都是不可缺的,因为它们能矫正和治疗城市人倍感困顿的心灵。”

         庐山的自然景观当然不会是我看过的最好的,我早有准备,我的庐山之旅肯定是休闲而随意的。毕竟,旅行不光是为了开眼界而已,真正需要流浪放逐的,是人的心灵。

         于是,我的旅行就自然而然地带上了阿兰.德伯顿的色彩,走走停停,一边阅读《旅行的艺术》,在这位博学的英伦才子的引领之下,品味古今各种旅人的心态,阅读真知灼见,品味艺术作品,对照己身,剖析人性,涤荡心灵...

          飞机上,打开书随便一翻,就看到这样的字句,忍不住笑了:

          “飞机的起飞为我们的心灵带来愉悦,因为飞机迅疾的上升是实现人生转机的极佳象征。飞机展呈的力量能够激励我们联想到人生中类似的,决定性的转机;它让我们想象自己终有一天能奋力攀升,摆脱先是当中赫然迫近的人生困厄。”

          我的飞机经历不多,更多的是坐长途大巴的旅行。小时候是一个会晕车的人,没看见车,闻到汽油味就要吐,大二暑假因为参加托福班的缘故,一个暑假里,每天坐公车到厦大,晕车竟不再困扰我了。托福终于还是没去考,但是拓宽了眼界,也治愈了晕车,此为收获。每一样经历里应该都会有收获吧?我喜欢平稳的长途高速大巴,在车上可以随意地看书,看一点平时没有闲心看的大众化的电影,累了就打盹,神游,无聊时会投瞄一下身边的陌生人在干什么。因为有一点神经质,我多半不能真的睡着,但是觉得很舒服,有时候居然希望旅程能够长一点,高速上车开得很顺的感觉却是有一点类似德伯顿所说的坐飞机的感觉。

          德伯顿说,人总是有美化记忆的倾向,加上旅行的心态离开了常态,使人抛弃了令人心情低落的习惯,所以旅行之后的回顾总是比现实的感受还要更美好。我承认是有的,特别是对想象力很好的我。一些平淡的小细节,现在想来,竟意味深长,妙不可言,想来确实是一种有意无意的“美化”。

           真的,相对于双腿的旅行而言,更为重要的是心灵的旅行,谁能禁锢人的心灵呢?

           在接下来的游记当中,我将顺着《旅行的艺术》的脉络来讲述我的经历。

            接下来更新的速度不能保证,所以,着急的同学们可以看看相册,这个要豆友们才能看到。

            http://www.douban.com/note/16988903/

    分享到:

    评论

  • 飞机上,打开书随便一番[翻]
    又来当朱老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