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24

    读书摘抄 - [他山之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uejudy-logs/25455972.html

          “如果没有幽晦,人类就不会感到自己的腐化;如果没有光明,人类就不会盼望医治。因此上帝部分隐蔽,部分呈现对我们来说不仅公正而且有益;因为只认识上帝而不认识自己的可悲与只认识自己的可悲而不认识上帝,这两者对于人类一样危险。”

          “认识上帝却不认识我们自己的可悲会让我们骄傲;认识我们自己的可悲却不认识上帝会让我们绝望;认识基督方能使我们平衡,因为他让我们既看到上帝又看到我们自己的可悲。”

          “当一切都在移动时,看来一切都是静止的,就像站在船上一样。当所有人滑向堕落时,看上去谁也没有动,但是如果有人停下来,他就像一个固定的点,把别人急速的堕落显了出来。”

          “如果你接受了假设,支持其角度,找到了适当的规则,就可以遵守由提问或评论发起的游戏规则,以其自身的观点来回答或回应。”

          “作为基督徒,对人类处境采取一种尚未被普遍认可的看法,有时会冒犯一些不认可这种看法的人。基督教称给人类提供了上帝的至高启示,神人关系的完美表述和通向永恒救赎唯一道路的至深真理以及所有受造物的终极实现。对局外人而言这些话听起来可能既自大又专横。由此产生的恼怒之情可能生发恶毒的意念----甚至恶待基督徒。”

             “但是无神论者似乎也会付出同样的代价。在这个世界上采取一种过于自信的态度,或者认为终极实在最好被看作失去一切美善智能的存在,这种态度似乎也很专横。”

                                                                                     ----《帕斯卡尔和人生的意义》

            “整一部《红楼梦》,原来恰恰只是数学上三万六千五百分之一的差误而滑移出来的轨迹,并且逐步演化出一串荒唐幽渺的情节。世上的错误往往不美丽,而美丽又每每不错误,唯独运气好碰上‘美丽的错误’才可以生发出歌哭交感的故事。”

         “...没有错误就没有故事---而没有故事的人生可怎么忍受呢?”

         “从比较文学的观点看来,有人以为中国故事里往往缺少叛逆英雄。像宙斯,那样弑父自立的神明,像雅典娜,必须拿斧头砍开父亲脑袋自己才跳得出来的女神,在中国是不兴有的。就算捣蛋精的哪吒太子,一旦与父亲冲突,也万不敢‘叛逆’,他只能‘剔骨剜肉’以还父母罢了。中国的故事总是从一件小小的错误开端,诸如多炼了一块石头,失手打了一件琉璃盏,太早揭开坛子上有法力的封口。(关公因此早产,并且终生有一张胎儿似的红脸。)不是叛逆,是可以谅解的小过小犯,是失手,是大意,是一时兴起或一时失察。‘叛逆’太强烈,那不是中国方式。中国故事只有‘错’,而‘错’这个字既是‘错误’之错也是‘交错’之错,交错不是什么严重的事,只是两人或两事交互的作用---在人与人的盘根错节间就算是错也不怎么样。”

                                                                                   ---张晓风《错误--中国故事常见的开端》

           “不知名就是不经心,奇怪的是有人竟能如此不经心地过一生一世。”

            “...我就把那订购的开得密密的星辰一把抱回家,觉得自己简直是宇宙,一胸襟都是星。”

            “...星星都是善于伪装的,他们明明那么大,比太阳还大,却怕吓倒了我们,所以装得那么小,来跟我们玩。它们明明是十万年前闪的光,却把我们弄糊涂了,所以假装是现在才眨的眼...”

                                                                                  ----张晓风《问名》

           “...爱的反面不是恨,是漠然。”   ---张晓风《只因为年轻啊:一、爱--恨》

             “受伤,这件事是有的--但是你要保持一个完完整整部受伤的自己做什么用呢?你非要把你自己保卫得好好的不可吗?”

            “人生在世上,一颗心从擦伤、灼伤、冻伤、撞伤、压伤、扭伤,乃至到内伤,哪能一点伤害都不受呢?如果关怀和爱就必须包括受伤,那么就不要完整,只要撕裂。基督不同于世人的,岂不正是那双钉痕宛在的受伤手掌吗?”

                                                                           ---张晓风《只因为年轻啊:二、受创》

          “经济学为什么发生呢?因为资源‘稀少’,不单物质‘稀少’,时间也‘稀少’,--而‘稀少’又是为什么?因为,相对于‘欲望’,一切就显得‘稀少’了...”

           “原来整场生命也可作经济学来看,生命是如此短小而稀少啊!而人的不幸却在于那颗永远渴切不止的、有所索求、有所跃动、有所未足的心,为什么是这样呢?...”

            “有位文学家卡莱亚这样形容:经济学是门‘忧郁的科学’...”  

                                                                     ----张晓风《只因为年轻啊:三、经济学的旁听生》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老朋友 2004-07-24

    评论

  • 读书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