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6-28

    读书摘抄--《帕斯卡尔和人生的意义》 - [学习笔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uejudy-logs/23729406.html

      最近看Thomas Morris的《帕斯卡尔与人生的意义》。对理性作了一些深入探讨,实在有意思。
      
      摘抄一点:
      
      “我们每一个人都从一个有限的视角感受这个世界。我们如何可以确认我们拥有的视角其特征不会扭曲我们的结论呢?...如最近一些理论家所指出的,整个物质世界可以被视为由信息的振动波所组成的世界,问题是,自然界正在所有的波段进行广播,短波,调幅和调频,而我们只有一些小小的接收器,只能收到一个频率的信息。”
      
      “理性就是我们对感知数据进行推理的过程,又怎么样呢?重病可以使我们失去思考的能力。甚至一件分心的小事也能使我们失常。帕斯卡讥讽傲慢自信的理性人士说:
       这位主宰世界的审判官,他的精神也不是丝毫不受附近发出的任何最微小的噪音所干扰的。并不需要大炮的轰鸣就能妨碍他思考;一个风向标或是一个辘轳的声响就够了。假如他此刻的推理并不那么可靠,你也不必惊讶。有一只苍蝇”正在他的耳边飞舞哼叫呢;这就足以使他不能提出好建议了。”
      
       “再次,他又想到一个因其敏锐地判断和明智的反应而受人尊敬的先生:
      
       这位以其可敬的高龄而博得全体人民尊重的官长,你能说他不是被一种纯洁而崇高的理性所支配的吗?你能说他不是根据十五真正之所是做出判断,没有平常的环境的影响吗?你看他怀着虔诚之热情去听道,他那人次的热心更是强化了他判断的合理性。他带着看为楷模的敬意准备听道。假设传道人出场,上苍赋予它粗哑的嗓音和古怪的面容,他的理发师也没有把它的头发和胡子刮得很像样,他恰好也不是特别干净,那么无论他宣讲怎样伟大的真理,我敢打赌我们的议员不会无动于衷地坐在那里。”
      
      “许多偏见可以混乱我们理性的功能。正如每个校对或者编辑所知道的,我们常常只会看到我们期待看到的一切。教育能够纠正我们的偏见,也能够灌输给我们新的偏见。...”

         这书里面真知灼见太多,不可胜数。其实不厚,也不艰深,只是我太没定性,手头书多,一会儿看这本,一会儿看那本,结果没有一本看完的。

         基督徒小组里面有人质疑基督徒理性看待信仰的态度,认为信仰和理性不沾边,把信仰和科学对立了起来,昨晚碰巧看到此段,觉得实在很切合,可以用来反驳。当然,这个章节我照旧没看完。看完了再来补充了。这个质疑的人也有趣,看来很热血,态度非常激烈,见了基督徒就损,乱骂一气,观点亮出来,却是高举理性主义,颇为讽刺。有人说,每一个人都是偏见的囚徒,这个狂热的理性主义者也不例外。为什么信仰不能理性化呢?真正的信仰是符合理性的。为什么信仰不能超越理性呢?理性其实是非常有限的。

    正说着就看到这篇妙文:逻辑、理性与信仰(一乐)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561312/

    分享到:

    评论

  • 世界是零散的、片段化的,我们永远无法获得完整的认知(除非借助上帝之力),我们所谈论的人生、哲理也永远是零散的、片段的,都是从某一视角出发、经由理性的途径进行的阐释。

    信仰绝对是超越理性的,但又绝对是以理性的方式演绎。

    而关键之处其实只在于那一视角(恕我冒昧,我暂称其为“上帝之眼”)。

    有福的人必定是以非理性的方式获得这一视角,进而对世间万事万物进行解码。而解码的过程却与众生一样,是以理性为途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