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谢谢ELLEN:)
    回复冬季说:
    :)
    2008-05-23 20:23:50
  • http://www.ccgn.nl/10Reasons/04.htm

    呵呵,这篇,更好,非常完整,冬季推荐给你去说服你那个小朋友:)
    回复Ellen说:
    不是小朋友啦,是大人了。
    2008-05-23 14:02:39
  • 哇,好热闹!ELLEN推荐的那篇很好,我拿去介绍给另一个不高兴的小朋友。
    回复冬季说:
    是么?
    2008-05-22 23:06:09
  • breezee 还是个孩子吧?表跟他计较了。祷告。——一个只知道黑白相机的人,怎么让他明白世界上有彩色照片这件事呢?……祷告。
    回复open our eyes说:
    不是孩子,是一个挺有爱心的医生啦
    2008-05-22 12:11:51
  • breeze:“我们悖逆神太久了”,这并不是一个可笑、而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也不是现在适不适合讨论、而是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与其讨论是否是民族主义兴奋,不如真正的思想一下关于神,关于人,关于生命的话题。

    摔倒了,伤了,哭了,心疼了,这没错。我们不也这样教育我们的孩子——摔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为什么摔倒。父亲不希望孩子受伤,他会一直提醒孩子小心。但孩子悖逆父亲的话,所以,父亲不再阻止,让他摔倒,伤了,哭了,于是孩子才知道父亲的爱,孩子才明白悖逆的代价。不是父亲愿意孩子受伤,是孩子自己悖逆造成的。

    人和神的关系就像孩子和父亲的关系。我们悖逆神太久了,我们悖逆父亲的话太久了,而悖逆的代价,我们都看到了,经历了,还不警醒么?还不回头么?还觉得这是很可笑的么?

    思想人的生命,不是仅仅停留在“摔倒了,好疼啊,好可怜啊”这样的“怜悯”上,也不仅仅是“摔倒了,不哭,好勇敢啊”这样的“自我陶醉”上,而是思想,为什么我会摔倒,我以后怎样才会不再摔倒。——这样的道理,我想大家都明白。

    真的希望你能冷静下来,真正的思想一些关于生命,关于人生的问题。倘若等到最后,一切都会太迟了。人是有限的,很多事情现在都是不能明白和看见的,只有凭着信、存着信,相信父对我们所说的,才能看到最后的结果。如果你不思想,放弃对自己生命的思考,放弃思想人生的意义,放弃对上帝的认识,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不幸的消息,对上帝而言,也是非常痛心的。“他愿意人人都悔改,而不愿一人沉沦”。当到最后一切都呈现时,再后悔都没有意义了。真诚的为你祷告,为你能认识神,为你的生命而祷告!

    关于灾难的教训,可参考
    http://www.yimaneili.net/512/views/WhatisGodSaying.html
  • 最后,说实话,我一贯尊重宗教人士。当然,我不至于以偏概全,把少数人的狭隘和武断的言行去加之于整体人群。您们糊涂我不能跟着糊涂。

    特附我的私人日记一篇,恰好是最近写的,表明了我对宗教的观点。我知道在JUDY老师很少看的小小风也博客里没有这篇,是因为我现在根本不出博客了。呵呵。

                 确有其事

      以前我对Rostropovich有偏见,拿MP3播放器去测算他的速度,太快了,比别人快了20%左右。巴赫的大提琴怎么能这样快?于是有偏见,判定为炫技。出现这种误判情有可源,我不熟悉音乐,即使喜欢巴赫,也不是认真听讲的那种。
      锦瑟,男女不详,但对音乐,尤其是巴赫的大无了如指掌,读TA的评论,喜欢。锦瑟推荐Rostropovich的大无DVD版,经艰苦下载终有所得,下完了第六组,阳光明媚的下午或阴雨的早晨听俱是相宜之选。Rostropovich自任制片与讲解,在大教堂里实录,画面和音乐结合得好。
      温柔与阴柔之间的界限很容易模糊,但必有区别。Rostropovich身上有种极致温柔之美,却毫无阴郁之气,撇去了个性的标签,落落大方清流自然。随着年龄增长,偶然能体会到生活中某种极致的东西存在,非寻常人通过一路狂奔能够得到,更非凡人可以创造,大约只有宗教可以容其栖身了。往粗里说,此曲只应教堂有。恰好老罗同志把片子搬进教堂里去拍,得证。
      大味无味,确有其事。

    附教堂游记:http://www.douban.com/review/1251334/

    发表于 2008年05月08日 上午09时24分 | 全文
    回复breezee说:
    您的才华过人,学问很大我知道。不过我的确不是随便说说。您对“宗教人士”的尊重很多,我这个“狭隘武断”的人表示欣慰,但是我觉得您的尊重不是建立在理解的基础上的。也许您只是某日惊鸿一瞥,看见了一些美好的东西,但是对我来说,信仰是指针,就好像你看《卿卿如晤》的态度和我完全不一样。

    对您下的错误的判断,完全出于有眼不识泰山。我是人,会犯错误。请您不要为“民族主义”生气了。我们各自该干什么干什么吧。
    2008-05-21 09:48:11
  • 最有趣的是,很少看我的博客,还能得出结论我为民族主义兴奋,这点真让我无比好奇judy老师的洞察力。最近三到四年,我数过了,统共20篇日记,还都是最近一个月写的,贴在豆瓣,JUDY老师记性不会太差,麻烦找找我何时为民族主义兴奋的切实证据。

    我被JUDY老师吊起了兴趣,特意在这20篇不到的日记里翻了一个底朝天,看到两个地方是关于我对“民族性”的观点。

    第一处,在写国民哀悼日时我写道:“我对中国国民的素质一向不乐观,这次有改观。 ”

    第二处,在写旧金山火炬直播观感时我写道:“总体感觉是,中国的民主进程很可能由此受到严重顿挫。中国人讲个面子,那么多老百姓都觉得自己被无理地剥夺了面子,今后你不让他们抱团都不行,哪怕抱在党身上。美国人发誓要保持一个国家的体面,他们的警察做到了。不管人家心里怎么想,国家的荣誉感一点不打折,做得不错。”

    哦,原来这就叫为民族主义兴奋了!!!

    当然有可能JUDY老师神通广大,能找到其他”很少看过‘的我的博客(在哪儿看到的涅?在哪儿看到的涅?敲碎脑壳都想不起来),这些博客证明我为民族主义兴奋了,也麻烦老师拿来看看了。好奇心能杀死猫,当然也能杀死我这个不争气的学生。

    末了JUDY老师来一句“醒醒吧”,还来一句我不必为了讨好你就如何如何,啧啧。嘴脸这个东西,都是自己露出来的,这次也一样。
    回复breezee说:
    我看了一篇,(实在被你绕晕,感觉你好有时间,你提过的火炬一篇我的确看过)其他的没有。我确实不知道你就是小小风也。也没有说过“小小风也就是民族主义者”这句话。我的嘴脸怎么样,我并不完全知道,我只知道我的确很苦恼。你来这里和我吵架。我说的不必为了讨好你,其实很好理解,就是不必为了赚取你这个宝贵的读者就在这里说你爱听的话,你自己不也说再也不来了么,看来都是小孩子吵架所说的话了,何必耿耿于怀。

    难道你是生气我最近都不看你的blog?何必在乎别人给你的帽子怎么样呢?我都没搞清你是谁,我说过了,我只当你是一个过客。至于你对民主主义的兴趣,你可以看看C.S.Lewis在《四种爱》,P12-19页。

    如果是小小风也的话,我想我不会毫不迟疑说你是民族主义者吧,至少在火炬一事上,我觉得你是一个很有爱心的人,那么请你冷静一下,不要跟我在“民族主义”上面吵架吧。你知道我的矛头不是对准你。但是忏悔的话,我的确同意大家都有忏悔,毕竟上帝说了,没有一个义人。

    我是一个好辩解的人,又罗索了一大堆,我根本没机会在上课跟学生说那么多,你就不要一口一个什么老师了。不用提醒我如何谨言慎行。我请上帝保守我的口,到时候能说出该说的话就可以。
    2008-05-21 09:42:27
  • 被你提醒了“很少看小小风也的博客“,哦,不知道最近三年你很少看的是哪个博客?麻烦给个链接?真的非常非常好奇地问。

    你说我是民族主义者,给证据嘛。随便一句忽悠就可以的吗?给人戴个羞辱的帽子可以不用解释的吗?”bluejudy回复breezee说:
    恩,你应该去多研究一下,不用浪费时间在这里争辩。这个概念是身在其中的人比较难理解的。“典型的欲加之罪,哪里需要理由。

    你是老师啊。你的学生也会经常收到你给出的如下信息吗:”你应该去多研究一下,就知道为什么我说你是民族主义者,你身在民族主义之中,是比较理解这个概念的。“

    啧啧。啧啧。
    回复breezee说:
    我看了很多,比如mopa..blogbus.com
    ,比如王怡,比如“梦里迦南牧羊”。如果有兴趣的话你甚至可以看看我的九点:http://9.douban.com/people/bluejudy/nine
    你好象也已经对我形成了不少在我看来是误解的看法了吧,这些比帽子更可怕,至少我看到现在把我视如乌鸦的人可不少,我不想争辩。我什么时候说你是民族主义者我怎么一点不记得,我有说“breeze"是民族主义者这样的判断句么。我想我的确犯了一个错误,我以为你是之前的什么人。这点我承认,我懒得翻开前面的帖子看看你的指控有没有道理了,这个不是焦点。我关注的民族自尊心强烈的人里面不知道包含了你没有。至于如何定义,请你自己去网上搜索,如果你真的感兴趣的话。

    你不是说不来看了,又来找我吵架。麻烦你有耐心跟我吵架的话为什么不看看我说的那些经文。你尊重我的信仰很好,你应该知道我最听谁的话。圣经里面都这样说了我还能不听?

    我好像一直都没有想到breeze是小小风也,而且尽管我敬佩小小风也,欣赏她的慈悲心肠,但是我不一定要经常看这个blog才能回答你的问题吧。我该说的都说了,你慢不满意都无所谓了。
    2008-05-21 09:27:14
  • 不管想说啥,不管想如何指导受苦的人,能不能在这种时候给人一点清静?过几天再去叨念会要了命吗?留下面这两段话做个纪念,你不摘过来,我替你搬过来。这个博客以后不看就是了,没兴趣吵架。最后说一句,如果可以,请学习敬畏生命先。

    --小小风也

      不敬“天”,不寻求上帝,不敬仰上帝,不在他里面,拒绝他的名(性质),却自以为义,自以为好,直接要求神的保佑,不做任何忏悔和认罪,这样的自私和骄傲,它的结局可以看到。

     不在他里面,就不在祝福里;不跟他在一起,就不在属他的平安里。一个悖逆的人是始终坠落的,只因神的手握住,才暂时悬在空中,但如果执意离开他,神会尊重人的这一选择而松手。一个国家也是如此。
    回复breezee说:
    我们之间存在巨大的分歧,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我总不能为了讨好你的思维方式就说违心的话吧。只好当您是生命的过客了。

    我很少看小小风也的blog了,每一段时间都有不同的认知。
    2008-05-21 00:39:52
  • 啧啧。连民族主义都出来了。再啧啧一次。连我为民族主义兴奋都知道了。什么叫民族主义啊?好奇问一下,然后再请教为什么说我为民族主义兴奋啊?真开眼。
    我以前没觉得这是个事,现在真觉得是个事了。
    回复breezee说:
    恩,你应该去多研究一下,不用浪费时间在这里争辩。这个概念是身在其中的人比较难理解的。
    2008-05-21 00:41:01
  • 愿 主赦免breezee!他所说的他自己不知道。他不知道“这种时候”实在应该反省了,他不知道他的自私骄傲在神看来多么可悲。
  • “但愿我的头为水,我的眼为泪的泉源” 这篇,我个人以为自私而且狭隘。

    这种时候说我们悖逆神太久,太可笑了。或者说,太可怕了。
    回复breezee说:
    其实是可怕。自私是为自己,但是如果是为了唤醒其他的人呢?狭隘是为自己,但是如果是为他人呢?和神忏悔和救人不矛盾,怎么没有人问为什么?如果因为这件事情就与神隔绝是不是就不狭隘?到底是神狭隘还是人狭隘,这个问题可一定要想清楚。人的有限从实际能力和思维能力上来讲都是显而易见的。醒醒吧,不要再为民族主义兴奋。

    我的确搞错了,跟您道歉。最后一句很情绪化。不过不完全针对你。是针对现在很多人的样子。不只一次听到身边的和电视上的人很乐观地说我们民族真了不起这样的话,质疑的声音被压下,说妨碍了救灾,我就不明白,怎么矛盾了。康熙皇帝还一边反省一边救灾呢。我觉得灾难会激发人的丑恶本性也会让人对自己的本性过于乐观。不知道您就是大名鼎鼎的小小风也,不过我只承认我最后一句话说错了。其他的,让神来判断吧。
    2008-05-20 10:1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