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11

    又买书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uejudy-logs/1811469.html

    买了这两本书,觉得太贵,下次还是上网买。虽说文人,文艺腔并不是什么光彩的名词,但是有些知识分子确实很了不起。《万历十五年》是这样一本书,人言道,以史为鉴,这本书就是一面很好的镜子,让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我们照见自己。《退步集》就不用说了,我现在来看已经很落后了,对于好书和电影,我一向反应慢,等到全世界都说好的时候,我才会动手去买或者看。至于音乐,我倒是比较先进,我的学生都比不上呢。

    话题回到文章上来,其实真的还是要多看书,看多了,判断力就强了,虽然不见得低得过生活经验,但是至少凡是懂得分析,不会随便来个什么事情就暴跳如雷。今天下午监考,有个学生违反考试纪律被我瞪了一眼,居然在下面用粗话骂我,让我着实生气,虽然知道天下土人很多,但是大概因为长得比较和气,行事也厚道,还很少被土人为难过。感觉师道尊严受到了严重侵犯,但是后来想了一想,也用不着发那么大的火,还是要温和地教育,硬碰硬也许能够维护我自己的尊严,但是人家不一定服气,所以今天倒是没有把他“严加法办”,只是很严肃地质问他,他骂我有什么道理?他哪里对了,我哪里错了?

    以前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别人是经过生活的磨练脾气变好了,而我是脾气变差了。后来想想也不是这样的,只是我原来的脾气使我显得柔顺而没有力量,虽然我并不是强硬不了,现在的脾气倒是比较“爆”,但是工作起来确实方便多了。经历使人成长,这些应该都是神安排给我的试炼吧。不过脾气硬归硬,我还是必须学会“软硬兼施”,尤其是在教育学生问题上。

    这几天看《厦门晚报》,发现挺有意思的,猛然间又看到一则明星绯闻,虽然我知道明星和一般人没有贵贱之分,不应该太多关注,可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正好看到韩松落的blog里面有这么一篇,真是说得不错:

    还有谁敢为爱冒险

    说到男人和女人,我总忍不住要想到圣经《创世纪》里面的有关亚当和夏娃因为偷食禁果引起的第一次不合,和随之而来的那个诅咒,这个诅咒里面说到他们的相互控制欲,难道不是世道当中男男女女的关系的写照么?有人说,亚当吃禁果可以解释为亚当太爱夏娃了,决心和她一起沉沦,我总觉得不太同意,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精神可嘉,神的惩罚也许不会那么重,刘冬说,这可能是属世的解释,是比较世俗的观点。当神责怪亚当的时候,他是这么说的:你 所 赐 给 我 , 与 我 同 居 的 女 人 , 她 把 那 树 上 的 果 子 给 我 , 我 就 吃 了 。

    上帝的诅咒是这样的:

    3:14  耶 和 华 神 对 蛇 说 , 你 既 作 了 这 事 , 就 必 受 咒 诅 , 比 一 切 的 牲 畜 野 兽 更 甚 。 你 必 用 肚 子 行 走 , 终 身 吃 土 。
    3:15  我 又 要 叫 你 和 女 人 彼 此 为 仇 。 你 的 后 裔 和 女 人 的 后 裔 也 彼 此 为 仇 。 女 人 的 后 裔 要 伤 你 的 头 , 你 要 伤 他 的 脚 跟 。
    3:16  又 对 女 人 说 , 我 必 多 多 加 增 你 怀 胎 的 苦 楚 , 你 生 产 儿 女 必 多 受 苦 楚 。 你 必 恋 慕 你 丈 夫 , 你 丈 夫 必 管 辖 你 。
    3:17  又 对 亚 当 说 , 你 既 听 从 妻 子 的 话 , 吃 了 我 所 吩 咐 你 不 可 吃 的 那 树 上 的 果 子 , 地 必 为 你 的 缘 故 受 咒 诅 。 你 必 终 身 劳 苦 , 才 能 从 地 里 得 吃 的 。
    3:18  地 必 给 你 长 出 荆 棘 和 蒺 藜 来 , 你 也 要 吃 田 间 的 菜 蔬 。
    3:19  你 必 汗 流 满 面 才 得 糊 口 , 直 到 你 归 了 土 , 因 为 你 是 从 土 而 出 的 。 你 本 是 尘 土 , 仍 要 归 于 尘 土 。

    分享到:

    评论

  • 新页面非常漂亮,抱歉,我后知后觉。



    我觉得《多余的素材》比《退步集》好,后者急于发言,就文字来说,反而显得粗糙。



    另外,在豆瓣看到一本《差生心理和教育》,不知对judu有无参考价值:



    http://www.douban.com/subject/1393658/
    回复KidyTao说:
    哈哈,刚刚还有人批评新页面阴沉呢,看来人跟人的口味差好多啊。
    退步集我觉得犀利是很犀利,但是局限性是有的,作者受西方文化影响,觉得很多东西很好,但是对于文化的东西还是认识不清,没个标准,再加上信仰上面也很混沌,所以对西方文化来说,还是个局外人,而对自己的东方文化认识也不够深刻,几个带着民族主义狭隘性的问题都反驳不过来,可见还是底气不足。这种“海龟”心态,里外不是人,让他失去了力量。毕竟还是艺术家,到底欠缺社会学家的思维。
    2006-01-12 13:22:46